www.www6277.com:女囚犯安乐死全程

电子游艺:山西等地存在滥用甲卡西酮问题,内蒙古等地存在滥用土制海洛因问题,部分地区存在青少年滥用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的止咳药水问题。

女囚犯安乐死全程 注射死刑,或注射毒药、致命性注射是利用注射足以致命剂量的药剂(通常是巴比妥酸盐、肌肉松弛剂和钾溶液)使被注射对象瞬间死亡的过程。这主要是用于死刑执行,但也可能在安乐死和自杀中。它通常先让被注射者丧失意识,然后停止其呼吸和心跳。

高颜值女囚犯安乐死的全过程

在以前古代的时候要是犯了死罪了的话就会被凌迟处死,随着社会不断的发展,很多都改变了,对于罪犯所实行的也是安乐死,让人没有太大痛苦的死去。下面我们来看看女囚犯安乐死全程。

女囚犯安乐死全程:

古代死刑是各种酷刑,譬如凌迟处死,五马分尸,千刀万剐等极其残酷,随着文化的进步,对待死刑犯也以仁慈为主,即便如此,现在的安乐死也并非无痛苦。

事实上每一个死囚当知道自己已经被宣判时就已经开始极度恐惧,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执行死刑,不知道在什么样的环境死,可能每吃下的一口饭,喝下的一口水都开始变得力不从心。

【更多详细>>】

欲为儿“安乐死”遭拒安徽村民携子赴沪治疗

昨天,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病房内,父母在照料熊俊怡.南都记者 张少杰 摄

昨天,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病房内,父母在照料熊俊怡.南都记者 张少杰 摄

1月26日下午,18个月大的男童熊俊怡,被父母带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接受治疗.就在十多天前,父亲希望对其“安乐死”,但遭到医生和民政部门的拒绝.

熊俊怡来自安徽省霍邱县长集镇大墩村,出事前,他和父母以及5岁的二姐住在安徽六安市区.他的父亲、36岁的熊正清在六安市的某快递公司打工.

2014年12月1日,母亲带他去父亲工作的快递公司玩,熊俊怡不小心被卷进传送带,导致左臂两处骨折,胸腔挤压.更为严重的是,胸腔挤压后,血块卡在喉咙,导致大脑缺氧,造成脑部损伤.

施援:镇政府、慈善组织提供帮助

事发后,熊俊怡先后被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和安徽省儿童医院接受治疗.该院诊断,熊俊怡患有“缺氧性脑损害、重度脑损害,心肺复苏后,左肱骨骨折,多脏器功能损害.”此外,该院影像学诊断报告单显示,熊俊怡的“两侧大、小脑半球脑萎缩,双侧基底节区片状异常信号.”【更多详细>>】

七年生死书

2014年9月,27岁的中国女孩纪慈恩走进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家医院.凭借七年前的记忆,她在一张病床躺下——闭上眼,这七年间的沉沦、挣扎、救赎和探寻……历历在目.

她仿佛看见19岁的自己此刻正站在窗外.七年前,她的朋友默默正是躺在身下的这张病床上,向窗外的自己挥手告别——实行安乐死的药物从动脉进入朋友的血液,而在安乐死同意书上签字的则是纪慈恩自己.

执行安乐死的荷兰医生曾问这个19岁的女孩,“会不会后悔”.她只能回答“我不知道”.她刚刚听说“安乐死”三个字,而她的生命却因此而改变.

当死亡来敲门

纪慈恩从未意识到:死亡,会离自己如此之近.

2006年,冬天,在荷兰留学的朋友默默回到太原.她带回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她被查出肝癌,此时已经需要用大量止痛针强行维持.

医生说,她最多只能再活半年.

一直生活在单纯世界的纪慈恩,无法接受噩耗突如其来.默默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人在同一个大院里长大.直到默默顺利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的心理学系离开太原,并在2006年留学荷兰.

默默已经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她希望在最后的日子里,纪慈恩能陪她去趟荷兰——当然,纪慈恩并不知道,朋友心里正酝酿一个天大的秘密.

默默心里仿佛总藏着太多秘密.6岁时,默默父母离异,母亲因怨恨,将她抛弃在孤儿院门口.直到一年后,她才被奶奶接回家养育.如今,奶奶去世了,纪慈恩成了她唯一的“亲人”.【更多详细>>】

郑山海:安乐死注定是绕不开的话题

据报道,加拿大最高法院近日推翻了1993年的禁令,批准医生可以帮助极严重和无法治愈病症患者安乐死.

这意味着继荷兰、比利时以及美国的部分州之外,安乐死的接受范围图又一次扩大了.

安乐死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的话题,争议的根源在于这样一个行为很可能会违反国家应该保障国民生命安全的现代文明精神,在一些极端的情形下,甚至可能成为谋杀案件的避风港.但与此同时,安乐死的需求又现实存在,例如美国的前总统尼克松就明确表态,要求有尊严的死亡,他中风后没有接受呼吸机等特殊的医疗手段,从发病到逝世,前后只有4天.我国著名文学家巴金,晚年因为不堪胸椎骨折带来的痛苦,多次表达了安乐死的愿望.就在不久以前,我国的一位1岁左右的孩童,因为严重的颅脑损伤,其家庭因为看着孩子痛苦不堪,父母希望实施安乐死.

社会应该尊重每一个生命,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每一个生命又无法避免地拥有自己的终点,如果终点已经临近,但最后的过程又不可避免地需要经历许多困难,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医学的方法,适当缩短这个过程,应当可以视为现代医学为人类社会提供的有益帮助.

事实上,我们国家的法律虽然不认可安乐死,但在实际的医疗工作中,也曾有一些类似安乐死的方法,例如给一些临终患者实施持续镇静镇痛治疗,降低一些生命支持的力度,让患者在昏睡或者麻醉状态走完人生的最后旅途.

在人的生命中,真正无疾而终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多数人的死亡都是因为疾病而起,这决定了安乐死一定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值得我们正视.【更多详细>>】

1岁男童严重脑损伤父母含泪请求安乐死遭拒

 

 

一岁男童严重脑损伤,父母看着勉强维持生命的儿子痛不欲生,含泪请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是,再大的痛苦,再毅然的决绝,却不能突破法律的“禁区”—这一做法与我国法律相悖.

近日,发生在安徽的这一新闻事件再次引发舆论对于“安乐死”的关注.“安乐死”究竟带来哪些争论?生命的权利与生命的尊严,究竟该如何取舍?在法律、伦理、现实之间,“安乐死”是否将是个永远的“禁区”?【更多详细>>】

1岁男童严重脑损伤父母泪求为儿实施安乐死被拒

生命垂危的孩子

生命垂危的孩子

最近一个多月来,霍邱县河口镇熊大哥夫妇痛不欲生,他们才1岁多的儿子熊俊怡受重伤,在家中靠吸氧和注射维持生命,医生告知已无治疗价值,看着最后一口气没咽下的亲生骨肉,父母含泪祈求为孩子实施“安乐死”,但因此举涉嫌违法,被相关部门拒绝.

被卡传送带致脑损伤

“俊怡!俊怡!……”躺在病床上的小俊怡似乎能听见父母揪心的呼唤,眨了眨眼睛,流下一行泪水,孩子除了眼睛能动,全身无法活动,无法张嘴说话,痰堵在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响声,全靠吸氧维持呼吸.

孩子的妈妈每隔3个小时左右,用针管将牛奶注入孩子的胃管中,不时将呼吸困难憋得直翻白眼的孩子扶起来拍拍后背,看着孩子这样受罪,熊大哥夫妇整日以泪洗面.

2014年12月1日下午3点,妈妈带着俊怡到爸爸上班的快递公司玩,因为刚刚会走路,一不留神孩子跑到快递传送带前,被卡进传送带受伤,事发后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六安市人民医院,诊断为严重脑损伤,后又转到省立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更多详细>>】

↓↓↓如果您觉得内容有用请收藏本页面↓↓↓
对内容有意见请举报内容:
 内容不新  内容不全  内容违法